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我奪舍了魔皇 > 第一卷 今天開始做魔皇 599.血海內戰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我奪舍了魔皇-第一卷 今天開始做魔皇 599.血海內戰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八月飛鷹 書名:我奪舍了魔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ftthl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黑龍卷風襲來,撕裂天地的同時,也將貫通天穹的星河破開。

    老劍仙好不容易將沈天昭完全困住,可就在這個時候遭遇內外夾攻。

    縱使他心中再不甘愿,這時面對燕然山山主的偷襲,也唯有先避讓其鋒芒,以免腹背受敵。

    只是老劍仙這一讓,血紅的日光立馬從天河里透射而出。

    血紅大日與漆黑罡風一起將已經有些暗淡的銀河夾在當中。

    不過很快,一聲清麗的鶴鳴聲,從遠方響起。

    鶴鳴同時,已經有道道清風,出現在戰場上。

    清風到處,黑色的龍卷風頓時為之消散。

    陳洛陽遠遠望去,心道果然。

    東周女皇能有心思跟蒼龍島主、北冥劍主扯皮,不擔心自己放跑燕然山主會讓老劍仙為難,依仗正是另一位正道巨頭“鶴仙”李護霜。

    鶴仙及時出手幫東周女皇攬下了燕然山山主。

    雖然她修為實力不及東周女皇,但燕然山山主此前已經被女皇重創,不敢與鶴仙過多正面碰撞。

    有鶴仙援手,老劍仙當即轉危為安。

    不過,沈天昭此前也趁著燕然山山主出手的時候,第一時間把握機會,殺出重圍。

    他此刻已經漸漸恢復理智。

    雖然仍嗜血好斗,但面對一直以來的授業恩師老劍仙,冷靜下來的沈天昭一時間抗拒與之為敵。

    至少眼下,驟逢大變的他,不想面對這個對手。

    他需要重新梳理心緒。

    有燕然山山主打岔,老劍仙再想留下沈天昭就難了。

    沈天昭雖然不敵老劍仙,但一心逃跑,還是飛速化作一道血光遠遁。

    老劍仙唯有悵然一嘆,目送對方離開。

    他有心追趕昔日的徒兒,無奈自身狀態實在太差了。

    這一追,萬一再碰上其他敵人路上伏擊,他很可能追人不成,反而遭了毒手。

    另外一邊,北海燕然山山主韓商,眼見沒有了機會,當即也化作黑風,快速遠遁逃離。

    “鶴仙”李護霜同樣沒有追趕,轉而沖老劍仙說道:“云老,我們先回東周吧,周皇曾有言,韓商目標,可能在她東周國都。”

    方才襲擊老劍仙,很可能是故意調虎離山,調鶴仙離開東周。

    是以鶴仙也不刻意追趕對方,護著老劍仙先一起返回東周便是,一舉兩得。

    老劍仙望著沈天昭消失的方向,嘆息一聲,轉而朝鶴仙說道:“這次辛苦你和若彤了。”

    兩人一同返回內陸。

    秦長老匯合其他分散的天河門人,則收斂死難者遺骨。

    想起消失無蹤,淪入魔道的沈天昭,大家心情都沉重至極。

    這一趟,天河門下傳人死傷,大都與北海燕然山無關,而是源自他們曾經的驕傲……

    陳洛陽的分身半海道人擒了王地之后,雖然打算將對方送給天河,但沒有立馬上前,直接同老劍仙打交道。

    他反倒先去尋沈天昭。

    對于別人來說,眼下尋找沈天昭頗為不易,但對陳洛陽來說,這不難。

    海外一座孤島上,陳洛陽的半海道人分身,很快見到這位昔日的天河嫡傳。

    一身白衣,已經變作血衣。

    沈天昭冷冷看著半海道人出現在自己面前,神情陰鷙中隱現焦躁,充滿了敵意。

    眼前這個陌生的邋遢道人,如何能這般準確,找到他所在?

    剛剛脫險,只想一個人安靜下來慢慢理清混亂心神的沈天昭,此時本就極度敏感,又被半海道人突然打破心里安全底線,好不容易略有平復的心境,立馬就重新狂躁起來。

    他默不作聲,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看著半海道人。

    但一身殺意和攻擊性,一觸即發,完全不加掩飾,仿佛困獸一般,令人膽寒。

    血紅大日,仿佛再次籠罩周遭天地。

    與之相對的邋遢道人則神色從容:“貧道是來幫沈居士的。”

    沈天昭沒有任何回應,依然只是冷冷注視半海道人。

    半海道人微微一笑:“貧道半海,眼下在青牛觀掛單,能找到沈居士,是因為居士一身血河劍意,而貧道尋找血河中人的下落,有些心得。”

    面前的沈天昭仍然不為所動。

    天河與血河是宿敵。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敵人。

    天河與血河間爭斗數千年,對彼此的了解,遠超其他勢力。

    沈天昭雖然已經叛出天河,但作為昔日天河最出色的傳人與最頂尖的高手之一,天河里對血河種種針對措施,他再了解不過。

    老劍仙都沒辦法這么短時間里找到他,更何況其他人?

    如果一定要說有,血河自己人倒是有幾分可能。

    一念至此,沈天昭周身氣息危險性更濃。

    半海道人則對此視若不見:“天河一脈,或者說老劍仙,接下來肯定還會對沈居士緊追不放。

    他老人家眼下雖重傷在身,但只要沈居士你一日不突破至武尊境界,終究不是他對手。

    何況,他還跟周皇、鶴仙等強者交好,天河、東周都人多勢大,沈居士你則勢單力薄,不知接下來可有打算?”

    沈天昭依舊默然不語。

    半海道人似乎也沒指望他回應,而是自顧自講下去:“沈居士你天縱之才不假,但轉修血河劍道,接下來想要再有進步,必然要大量殺生才行。

    能在這方面相助你的人,唯有部分魔道圣地。

    方才貧道遠遠瞧見,北海燕然山山主曾經相助你突圍,算是幫了你大忙,不知沈居士接下來的落腳點,是否考慮北海燕然山?”

    沈天昭這次終于有了反應。

    “不可能。”他斷然道。

    陳洛陽心中暗自有數。

    看來是因為,北海燕然山曾經收容王地的緣故,沈天昭將他們視為王地的幫兇。

    是以燕然山山主,“扶搖王”韓商看似襲擊老劍仙,救了沈天昭性命,沈天昭卻完全不領情。

    不過,雖然沈天昭斷然否定了北海燕然山,但神情明顯更加煩躁。

    這煩躁,源自半海道人點破了他修煉的一項關鍵所在。

    血河劍道修行,注定要屠戮蒼生,以大量的人命和鮮血來鑄就無上劍鋒。

    其中血腥殘暴,就連其他一些魔道圣地都看不過眼。

    沈天昭就算過得了自己心理關,想找一個安心修煉的地方也很難。

    他固然可以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但卻容易四處樹敵遭到圍剿。

    本就已經有天河、東周等強敵,再要招惹太多仇家,那就真的寸步難行了。

    且不說怕不怕的問題,這平添許多麻煩,不利于他接下來行事。

    沈天昭目光陰冷。

    親手殺死毒龍夫人的那個天河長老,已經死在他手上。

    但還有王地。

    還有血河老祖。

    血河老祖雖已隕落,但血河尚在。

    老鬼不是想要他成為血河傳人,繼承血河衣缽嗎?

    他就殺盡血河傳承,徹底斷血河香火!

    “有幾大魔道圣地,當可成為沈居士的去處,不過貧道這里有一個更好的推薦。”半海道人微笑道。

    沈天昭冷冷看著。

    這邋遢道人自稱在青牛觀掛單,但自不可能是來為青牛觀說項。

    雖然青牛觀素來同東周皇朝和天河一脈不對付,但作為道門魁首,斷不可能容得下修行血河魔道的他。

    除非,沈天昭接下來甘于平淡,斷了自己進一步向上修煉的可能。

    但對沈天昭來說,那明顯不現實。

    所以,到頭來,還是為血河而來。

    這道士就是血河中人?

    沈天昭敵意明顯,隨時可能動手爆發,但半海道人卻始終漫不經心:“沈居士,貧道要給你推薦的可不是血河一脈,而是血海。”

    他淡淡而笑:“雖是一字之差,但謬之千里,以沈居士的智慧,一想便知。”

    沈天昭聞言,確實微微愕然。

    他眉頭皺起,沉吟不語。

    修行血河劍道,伴隨大量殺戮。

    那么有沒有例外呢?

    勉強,也算有。

    便是傳說中的血海。

    血河中人曾經躲入其中休養生息,如今也故技重施。

    所謂休養生息,自然是要慢慢恢復元氣,積蓄實力,以備卷土重來,而不是茍延殘喘,躲著等死。

    那么,躲入血海的血河傳人,沒的億萬蒼生,又該如何練劍?

    答案,便著落在這片血海上。

    這是血河第六代老祖“血河尋仙”血千尋為整個宗門留下的最大財富。

    神秘洞天內的滔滔血海,可助血河傳人修行。

    躲入其中的血河弟子,雖然與世隔絕,但也可以慢慢修煉,積蓄實力,重新發展壯大。

    只不過,血海中可供修煉的血氣并非無限。

    大量消耗之后,必須千百年的時間重新慢慢積蓄才能恢復。

    是以血河中人也不能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的借血海來修煉。

    當然,現在正是時候。

    去年大戰落敗,第九代血河老祖血蒼穹隕落,其余血河傳人便大都躲進血海隱藏潛修,待新的血河老祖登位后,大家再重返紅塵打天下。

    這對于沈天昭來說,自然也是一個練劍的好去處。

    “血海,只得血河中極少數人,才能開啟門戶。”沈天昭冷冷注視面前的邋遢道人。

    說來說去,還是想自己投身血河一脈……

    半海道人笑笑:“血海里,正爆發內戰。”

    


3d组选六多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