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生物特攻隊- 第一百四十三章:救人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子小飛 書名:異能生物特攻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ftthl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既然找不到探查消息的入口,那就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程石決定讓信息橋協助從棋局中尋找有價值的信息。

    “小橋,你能找個地方變身進來嗎?”程石在與信息橋的精神連接中默默問道。

    “可以,本隨后就到。”信息橋干脆地回答道。

    不一會兒程石便感覺到上衣口袋里傳來了一波振動感,這是信息橋進來后和他打招呼。

    “小橋,這棋局剛剛開始,你通過我的眼睛應該能看到,我懷疑這里面有蹊蹺,你幫我一起分析。”

    信息橋振動了兩下,表示明白程石的意思。

    程石雖然不懂圍棋,更不懂這里的所謂囤棋,但他下過五子棋,看著這黑白兩色的扁圓形棋子,以及那網格形狀的棋盤,還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奧德曼則皺著眉很認真的看著下棋雙方的一步一式,不時地還與布萊恩討論著囤棋的玩法。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十分鐘之后,在雙方的攻守初步成形的時候,四周圍觀的人便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圍而不解?擂主下八二是啥意思?”一個俊俏的青年人若有所思地說道。

    “我看這次擂主懸了!”一個女扮男裝的賞金獵人嘀咕著。

    “本局勝負已定,等著看下一局吧!”一個大胡子男人嚷嚷著。

    “不能輕易下結論,我見過多次了,擂主從來都是先守后攻。”一個白發長者皺著眉深思熟慮道。

    ……

    正當程石伸著頭看的一頭霧水的時候,腦海里突然傳來信息橋的聲音:“主人,棋局本身沒有問題,是人有問題。”

    程石聞聲猛地縮回脖子:“誰有問題?擂主?”

    “沒錯,你就沒發現那個小朋友臉上的表情一直沒有變化嗎?而且也不說話。”信息橋提示道。

    程石抬頭看了看擂主:“我注意到了,他就像個木偶一樣。”

    “不是像,他就是個木偶,本檢測到他的思維核心可以聯網,與布萊恩以及周圍人的思維核心有明顯區別,本推測他根本不會說話,甚至不會走路,只不過是一個任人擺布的運算中樞。”

    程石頓時打了一個寒顫,此刻他再看上面坐著的那個小男孩,就像看恐怖電影里面的小鬼一樣。

    “他又什么用?那通過他能查到關于信息總網的更多秘密嗎?”程石很快穩定了心神。

    “小男孩的思維核心連接的網絡應該就是信息總網,之前本在傳送點之所以沒有強行突破那里的防火墻,主要是因為那個傳送點不穩定,強行突破可能會導致整個系統的大面積故障,此外,本還擔心主人扛不住更大的生理反應。”信息橋說著頓了一下,“現在這里既然有一個穩定的思維核心可以與信息總網連接,那對我們尋找信息總網的位置就很有用,本建議主人把那個思維核心搞下來。”

    程石聞聲便立刻開始琢磨起來,如果把這個孩子偷偷帶走,那自己就成了人販子,不太可取。但如果只把那孩子的

    頭取走,那自己就成了殘暴的殺人魔,而且面對一個連話都不會說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也根本下不去手。程石左思右想了半天,最終決定征求群眾的智慧。

    “我們剛剛在棋局那邊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擂主是一個任人擺布的人偶,他的思維核心對我們的調查很有意義,現在我們需要想辦法拿到那個思維核心,大家有什么辦法嗎?”程石回到餐桌的席位上三言兩語把事情說清楚。

    “可我看著他怎么那么像個人呢?”芭芭拉首先提出質疑。

    “可以把他偷偷帶走,用完了再還回來。”陽陽一邊吃著一小碟不知道是啥的小菜,一邊說道。

    “我覺得可以把布娃娃買下來。”諾斯頭腦簡單地插了一句。

    奧德曼對棋局有些著迷,此刻正拉著布萊恩觀戰,所以他們二人就沒回來。

    程石想了想,覺得在封建社會賣兒賣女的現象還是挺普遍的,反正自己也沒有什么壞心眼,或許真的可以通過購買的方式拿到人偶的思維核心。于是他便在精神連接中問信息橋:“小橋,你能通過物質分析查出那個人偶的父母嗎?”

    “就算他是孤兒,你難道還想通過花錢買通關系領養他嗎?”信息橋似乎是明白程石的小心思,先反問了程石一句,隨后它又說道,“本剛剛掃描了那個人偶,他的身體也是血肉之軀,但從物質軀殼上面分析,本無法確認他是否是人類正常生育的孩子,不過結合這里的科技水平,本覺著這里的人不太可能單獨培育出物質軀殼。再說了,雖然他是個人偶,但他現在可是酒館的搖錢樹,誰會把搖錢樹隨便出售。”

    其實程石想問這個人偶是不是人工培育出來的,但覺得這么問可能有些驚悚,便換了一個角度問這個問題,可是信息橋卻直接說了出來,不過還好它是在與程石的精神連接中說的。

    芭芭拉沒有聽到信息橋回答程石的話,便好奇的問了一句:“小汽車怎么說?”

    “小橋在公開場合不太方便直接說話。”程石解釋道,說完便把信息橋剛剛的那些分析結果和芭芭拉等三人說了一遍。

    “本覺著鳥兒的方案或許有一定的可行性。”信息橋在與程石的精神連接中插了句話。

    程石一驚:“光天化日搶小孩,那我豈不成人販子了嗎?”

    “什么光天化日?現在是晚上,本覺得可以通過在酒館里制造混亂,把那個孩子先帶走,等本對他進行高強度掃描之后,就可以準確判斷他的生命屬性,如果確定他的思維核心只是一個運算中樞,沒有思維能力,那么本就可以通過物質干預取走他的思維核心。”

    程石猛吞一口口水:“臥槽,這也太殘暴了吧?”

    “本覺得這是最能減輕主人負罪感的方法,如果錯過這個機會,只能再從其它渠道接近信息總網。”

    程石揉了揉腦袋,琢磨著曾經自己最痛恨的人販子,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成為他們的“同類”,不禁頭腦發脹:“思維核心拿走后,他的身體怎么

    辦?”

    “如果確定他的思維核心是一個運算中樞,那就說明有人替換了他的大腦,本覺得主人可以想辦法把它原裝的大腦找回來,這樣不僅能減輕主人的負罪感,而且還能救人一命。”

    程石聞聲心中一喜,但很快又蔫了下來:“偌大的一個星球,找一個腦子,談何容易。”

    “也不一定,這個世界人類的生命形式特殊,思維核心可以存儲在各個地方的傳送點,只要我們能控制信息總網,找回人偶的腦子也不是不可能。”

    程石嘆了一口氣:“也只能這樣了,那我先去想辦法破壞這里的電力系統?”

    “不錯,上道了!”信息橋用特別得意的語氣夸了程石一句,并在程石口袋里一波振動。

    在與信息橋精神交流之后,程石便湊到對面坐著的三位美少女中間,把剛剛信息橋的劫持人偶的方案和她們詳細說了一遍,只不過他換了一種表達方式,把人偶說成被壞人劫持控制的人質,現在要想辦法解救人質,起初三位美少女聽的一愣一愣的,但等程石把所有計劃說完,三人竟然朝他投來敬佩的目光。人販子轉眼就變成解救人質的超級英雄了,程石不禁為自己編故事的能力暗爽了一把。

    “房東,能不能先把這一桌子菜吃完再行動?”陽陽看著剛剛端上來的一桌子菜,一邊胡吃海塞,一邊說道。

    芭芭拉和諾斯此時也像餓狼撲食一樣,聽到陽陽的建議,邊吃邊點頭。

    “行,我去把大個和布萊恩找回來,大家好好吃完這頓飯再行動。”程石說完便向大廳中央的棋局走去。

    奧德曼雖然對剛剛開始的第二局比賽有些依依不舍,但終究還是扛不住腹中空空。程石帶著二人回到餐桌的席位上,邊吃邊把剛剛的“救人”計劃和他們兩個說了一遍,奧德曼當場表示無條件配合程石的救人計劃。而布萊恩開始還有些將信將疑,但等程石很自然地把整個計劃說完,他不僅信以為真,而且還對酒館綁架脅迫兒童的行為咬牙切齒,這讓程石暗暗地舒了一口氣。

    按照程石的計劃,陽陽和奧德曼一組,負責破壞酒館的照明電力系統,芭芭拉在電力系統被破壞后,趁天黑變身飛著去搶人,諾斯在大廳里制造恐怖噪音攪亂現場,布萊恩坐在五菱宏光內負責規劃逃跑路線,程石作為總指揮則在大廳內應對突發情況。

    六人吃完飯之后便迅速展開行動,陽陽和奧德曼沿著大廳燈光線纜的走向,很快便在大廳的一個拐角處找到了一個兩米多高的長方體金屬箱子,奧德曼毫不費力的就扯開了箱子一側的門,里面復雜的線纜結構便一覽無余。

    “這應該就是變電箱吧?”陽陽皺著眉瞅著金屬箱里面的電纜隨口說道。

    奧德曼呵呵一笑:“剛剛門上寫著:能量中樞,閑雜人等請勿靠近。”

    陽陽思考著點點頭:“我沒注意,應該和我們地球上的變電箱是一個意思。”

    正當兩人商議如何破壞電力系統的時候,一個年輕的酒館服務員卻恰好經過此處。

    


3d组选六多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