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真相- 第257章 排除內憂

類別:偵探推理 作者:南宮寒璘 書名:心理真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ftthl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常平心里哄地一下,他沒想到軒轅無敵竟然會跟他說這個話題。他沒敢再看軒轅無敵,心里亂成了一團麻。軒轅無敵是隨口一說,還是真的?如果只是隨口一說,那本意是什么?肯定不是簡單地說一下,絕對有其它深意,挑撥離間?應該不會,像軒轅無敵肯定這種大人物肯定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看來,說得是真的了,那隊里的隊友到底誰有問題呢?

    常平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自己似乎也沒什么本分的,但只是偶爾氣一下軒轅無敵而已。如果真是自己軒轅無敵也不會跟自己說這樣的話題。想明白這一點便確定了兩個人,除了自己還有自己的老婆。那還剩下四個人,佟彤可以直接排除,因為進團隊還不到三天,如果有貓膩的話,軒轅無敵也不可能同意他加入到組織。

    剩下的只有三個人了,劉遠亮,還算熟悉,這是一個沒有多大心機的人,甚至可以說和隊友們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一個逗逼,不管怎么樣,至少在自己面前是這樣的?難道都是假象?不過從自己的感覺上來判斷也不像不安分的人!

    宋永鵬?這個家伙自己對他沒什么好感,一個喜歡做官的人,想處處高人一等,但是這次的任務表現并不是投機耍滑的人,不然也不會受那么重的傷。不過,這些只是表面,自己并沒有太深入的了解,所以不能用主觀判斷去判定一個人的好壞。最后一個是丫丫,這個小丫頭初看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子,但是在做事情上面很有自己的主見,可惜自己對這個小丫頭的了解不多,她跟自己的老婆走得比較近,看來得回去問問老婆的意見。

    六個人想了一遍也沒找出“不安分子”。扭頭撇了一眼閉目養神的軒轅無敵,這個老家伙說話說一半,既然說了為啥不把關鍵問題說出來?直接說是誰就得了,省得自己去猜。要不要問問這個老家伙?不過他多數不會說,不管了,問了再說,能說最好,不能說自己就慢慢觀察。

    “是誰?”常平并沒有壓低聲音。

    軒轅無敵睜開眼睛看了常平一眼然后又閉上了眼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常平恨不得打他個烏眼青,哪有這么說話的?如果能意會了誰還需要言傳?如果能意會的話那大家都別說話了,全看眼神表達得了。這話說了等于沒說,還不如放個屁有味道。

    常平靠在椅背上再次閉上了眼睛,心里細細地揣摩軒轅無敵這句話,仔細回想與每個人交往的瞬間。

    汽車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駛,路過減速帶的時候難免有些顛簸,讓平靜的心總會出現一點點漣漪。

    汽車停在了大院門口,李超男和笨笨坐在門口看到常平從車上下來臉上才出現了笑意:“干嘛去了?”

    常平走到門口牽起了李超男的手,彎腰摸了下笨笨的頭起身笑著回道:“去見了個人,走,回屋里說!”

    李超男看了軒轅無敵一眼轉身和常平進了院子。

    “亮子和佟彤呢?”

    “早就回屋休息了!”

    “那咱們也回屋休息吧

    (本章未完,請翻頁)

    !”

    常平不知道住在了哪間房里所以任由李超男拉著走進了右面的第二間偏方。進屋之后,李超男松開手指了下臉盆架上裝了半盆水的臉盆:“趕緊洗把臉,然后燙燙腳睡覺!”

    常平看了眼臉盆又看向李超男:“我還是去洗個澡吧,順便把衣服也洗了,總感覺身上一股硝煙味和血腥氣!”說完拿起了洗漱用品走向了門口。

    李超男點頭:“那就去洗吧!”

    常平曖昧地笑了笑哨聲說道:“老婆上床躺被窩里等我哦!”

    李超男羞怒地給了常平一個白眼,卻換來常平開懷的大笑。

    熱水從頭上流下,困意一掃而光,腦袋思路也變得清晰了很多。軒轅無敵所說的問題必須盡早地解決,因為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六個人不管哪個人不安分都是極其危險的事情,畢竟六個人沒有一個是平凡人,而且手機還掌握著國家給予力量和特權。現在只是不安分,當野心蓬勃的時候誰也說不準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把這種危險扼殺在搖籃里。

    自己已經把六個人進行了排除,但都是主觀臆斷,所以需要一個個的摸清底細,但是這個有難度,所以只能側面打聽和平時留意了。哎,真是愁人,軒轅無敵這個老家伙明知道是誰卻不親自搞定卻要把這種燙手山芋扔給自己。

    處理好了,能讓剩下的人更加團結。如果處理的不好,會讓六個人的小團體分崩離析。等等,自己似乎走進了一個誤區,軒轅無敵說有人不安分,可是沒說只有一個人,也許是兩個人也有可能是三個人。

    哎,真是頭疼。把開關開大,難道放在花灑之下,在水流地沖擊下徹底冷靜了下來。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換上睡衣回到了房間,李超男已經躺在了被窩里,看見常平進來臉上有些發燒。常平笑得很開心,放好洗漱用品之后關了燈就鉆進了被窩。

    “老婆,好冷,快抱抱!”

    “是挺冷的,呀,水都沒擦干,你趕緊擦干了不然把被子都弄濕了!”

    “那還得起來,好吧,我擦干就是了!”常平鉆出被窩脫下睡衣用睡衣擦干了擦掉了水漬然后又鉆進了被窩。

    “老婆,這回沒水了可以抱了!”

    “呀,流氓!”

    “咋啦?我可什么都沒干,怎么就流氓了呢?”

    “你怎么不穿衣服?”

    “睡覺穿什么衣服?既然你說我流氓,那我就流氓給你看!”

    “嗯~,討厭!”

    房間內充斥著荷爾蒙的味道,李超男小鳥依人地依偎在常平的懷里。

    常平低頭在李超男額頭上親了一下:“老婆,你跟丫丫接觸比較多,你覺得丫丫這個女孩子怎么樣?”

    李超男抬頭看著常平:“咋滴,覺得我一個不夠還想把丫丫也收了呀?”

    常平苦笑的翻了個白眼:“你這小腦袋一天瞎想什么呢?我要是收了丫丫,亮子非跟我拼了命!”

    李超男佯怒道:“咋滴?意思是劉遠亮不跟你拼命你就

    (本章未完,請翻頁)

    收了丫丫唄?”

    常平簡直無語,翻身把李超男壓在身下:“看來我不好好的收拾你一下你是不知道老公的厲害了!”

    李超男趕緊告饒:“哎呀,老公我錯了!”

    常平嘿嘿一笑:“晚了!”低頭堵住了那張櫻桃小嘴兒。一翻翻云覆雨之后,李超男全身無力地被常平摟在懷里,常平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

    常平輕聲喊了李超男一聲:“老婆?”

    李超男嚇得身上一緊:“嗯?”這個壞蛋,都已經兩次了,難道還想?剛才那么大聲估計外面都聽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常平把李超男往懷里摟了摟:“咱們現在六個人,我對亮子和佟彤還算有個了解,但對丫丫和宋永鵬了解的不多,所以想聽聽你的意見!”

    李超男回想了一下和丫丫交往的場景:“丫丫這個女孩子怎么說呢,屬于沒心沒肺那種的,但是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又特別的用心和仔細,而且挺有主見的!或許跟年齡小有關系吧,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什么都定不下來,也許再大一點就好了!”

    常平微微點了下頭,跟自己了解的差不多。“那宋永鵬呢?”

    “宋永鵬?”李超男皺了下眉頭:“給人的感覺就是話不多,做事能力比較強,而且自帶著一種領導風范,不過感覺這個人心機比較重!”

    “還有嗎?”常平繼續問到。

    李超男輕搖腦袋:“沒有了,我跟他接觸也不多!”

    常平閉上了眼睛:“嗯,睡吧老婆!”

    “嗯!”李超男幸福地往常平懷里擠了擠閉上了眼睛,臉上掛著甜蜜的微笑。

    太陽早已經日上三竿,佟彤、劉遠亮和軒轅無敵陪著老人曬太陽。

    老人看了眼偏房:“這個小子每次來了我這里都懶床,這都太陽曬屁股了咋還不起!”

    劉遠亮掃了黑著臉的軒轅無敵,賊笑著低頭說道:“昨天晚上造小人太晚了!”

    軒轅無敵的臉更黑了,佟彤有些不好意思,老人開懷大笑:“好吧,那就原諒那個小子了,走,回屋跟我下棋!”轉身往屋里走。

    劉遠亮拉住了老人:“爺爺,今天太陽這么好,要不就在院子里下吧?”

    老人停下腳步瞇著眼睛看了眼太陽點了點頭:“好,那就在外頭下!”三個人利索地把桌椅搬出來放在了屋檐下,待老人坐下之后,三個人站著誰也沒有往老人的對面坐。

    老人抬眼看了三人一眼:“坐下一個陪我下棋?”佟彤和劉遠亮看向了軒轅無敵。

    軒轅無敵瞪著佟彤:“你陪著老首長下!”

    佟彤尷尬地笑了一下坐在了椅子上。劉遠亮低著頭看著棋盤躲著軒轅無敵的目光。

    “啪”,腦袋挨了一巴掌,打得劉遠亮抬起來頭,正好看見軒轅無敵的黑臉:“去,把常平那小子給我叫起來”……

    (小區停電,所以昨晚沒沒更新了,今天在包子店蹭的電和網,補上昨天的欠更,晚上還有一更!)

    (本章完)

    


3d组选六多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