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玄幻魔法 >巔峰仙道 > 第三百零七章?聰慧的楚楚(第二更!)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巔峰仙道- 第三百零七章?聰慧的楚楚(第二更!)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寒梅驚雪 書名:巔峰仙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ftthlf.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燃燒的一炷香的長度,猶如生命在裊裊倒數。

    眼看著第一炷香越發接近根部,葉長天這邊也將吳訣等人送出,留下的,除了林輕月、寧小雪,只不過是百煉府、圣天剎、太虛教的七個人,外加安穩如初的楚楚。

    那七個人臉上留著汗珠,剛剛人群之中的咒罵與筑基丹的喊叫聲,也傳遞到了這七人的耳中,包括楚楚等人也聽到。這七人之中,連忙有兩人寫上了“筑基丹”的答案,但卻沒有迎來傳送陣,而是二道毀滅的光焰!

    看著慘死的五人,楚楚眼神忽閃了一下,想明白了什么。而剩余的五人,則嚇得再也不敢答題。

    “葉,葉少俠,葉公子,葉,我把所有身家全部給你,你快點告訴我答案吧。”一個人再也無法忍受,原以為其他人寫了筑基丹答案就離開了,為什么這個答案不對呢?離開的人里面有自己的至親,不會欺騙自己的!如今,已沒有了其他的辦法,只好來求葉長天!

    “晚了,剛剛做什么去了。”葉長天不理不睬。

    五人眼神之中充滿了絕望,但卻還在葉長天身邊不斷哭訴與求饒,并將所有的收藏一一的拿了出來,尤其是百煉府的家伙,竟然拿出了三套三級殺陣,對付一些金丹期修士足夠了!而圣天剎的人看到葉長天沉思的樣子,不由也倒出了所有的收藏,一些奇珍閃閃,堆在了葉長天身邊,太虛教的頭目也無奈的,將所有東西都交給了葉長天。

    “可是我剛剛說過了,數完數字之后是不會給你們答案的。”葉長天將這些藏寶一律收起來,多多益善嘛,何況,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助人為樂取點薪酬也不為過……秉承著這種理念,看著還在絕望之中的人,葉長天又說道:“我不能給你們答案,但是輕月、小雪可以,既然你們這么有心,輕月,小雪,幫幫他們吧。”

    當剩余的五人知道方法之后,面如蠟黃一般,神情恍惚之中,也便離開了傳送陣,對于后面的兩題,他們是沒有一點把握的,如今,也只先行離開。

    “長天,為什么會是這樣?”林輕月有些不解的問。

    “怎么說呢。無中生有,猶如混沌世界。你曾記得吧,什么是道?道出于無形,無名無聲,無色無味。淡然以虛無為宗,自然為生,以清微玄元之氣為本,有無極之功。無表無裹,亦無上下,無有前后,靜為一體,先天地而生。”葉長天小聲地解釋著。

    “這金葫蘆猶如一個混沌虛無,典籍中也有“生從無始”的說法。我也只是猜測,畢竟滄瀾是道家傳人。”葉長天微笑著說道。

    楚楚并不著急,清彈了一曲之后,便帶著所有人走向了那金色葫蘆,沉思了一番之后,便大搖大擺地向丹爐之中投入了一顆降塵丹,然后命一名護衛寫上答案。隨著楚楚護衛人員的離開,最終只留下了兩名護衛與楚楚本人。

    “多謝楚楚姑娘沒有揭穿在下的把戲。”葉長天哈哈一笑,看樣子這楚楚也是早就想到。

    “不用客氣。要不,把你得到的分我一半?”楚楚還有閑心開玩笑。

    “咳,這些都是小玩意,不能入楚楚姑娘法眼,既然這里也沒有其他人了,只有你我兩方人,不知楚楚姑娘是如

    何打算的?”葉長天看著楚楚,那絕世的容顏之下,到底還隱藏著多少未知的力量與秘密。

    “嘻嘻,你搶走了我的靈寵,還順帶拿走了那么多人的珍藏,這次仙府之行,怕是收獲極大。我把刀王、劍王兩人留下,你就不擔心,我會殺人越貨?”楚楚嫣然一笑,林輕月與寧小雪卻上前一步,死死盯著楚楚身邊的兩個強橫的護衛。

    “不用緊張。”葉長天拍了拍林輕月、寧小雪的肩膀,對楚楚說道:“三名金丹期九層修士,雖然十分厲害,但還不能保證留下我們,雖然你收服了不少靈寵,但你是不是也在思考一個問題,我能拿走異雷電蝙蝠還有其他奇蟲,是不是我也是一名馴獸師?我手中還有多少?”

    “我確實很好奇,你到底還有多少底牌。”楚楚那秋水一般的眼神,柔柔地看著葉長天,看不出一絲的殺意。

    “這個自然是要保密的。與其我們這般對峙浪費時間,不如想下方法,進入至第八層再說。你看,第二柱香已經開始點燃了。”葉長天說著,第一炷香燃燒殆盡,第二炷香燃起。

    楚楚看著林輕月與寧小雪,心中也充滿了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與模糊感,讓楚楚有些難以決斷。按照情報,林輕月、寧小雪不久前還只是筑基期巔峰的修士,雖然在臨河成功凝丹,也不過只是金丹期一層的修士而已。縱然算上天門與丹盟的關系,在昊元丹的保住下,她們最多也不過只是金丹期三層!

    可是現實卻遠非如此!林輕月、寧小雪并不是金丹期初期修士,而是金丹期七層的修士!已然踏入至了金丹期后期的行列!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從踏步金丹到金丹期七層,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們是如何做到的!憑借著流星的情報,也是一無所知!最讓楚楚感覺不安的是,林輕月、寧小雪與葉長天等人的成長速度,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匪夷所思!林輕月的火屬性功法,寧小雪的冰系功法,都是極強的,有著越級戰斗的能力,這點潛伏在秦山學院的婁金狗早已通報過。而葉長天的修為雖然只是金丹期七層巔峰,但楚楚卻也感覺到了一絲壓力與威脅。難以想象葉長天等人是如何從百獸園之中逃出來的,這個一個連自己也無法看透的少年!

    想到這里,楚楚無奈之中,流轉眼神,變幻出了一種溫柔,轉而說道:“既然如此,把我們就合作一把,第二題交給我,第三題交給你,如何?”

    葉長天哈哈一笑,點頭答應,便帶著林輕月、寧小雪兩人走向那扇龐大的大門。大門之上是一個九宮格,九宮格中間一個格子里,只有十五個圈!再無其他。

    “輕月姐,第二道題她能解開嗎?”寧小雪有些擔憂地問。

    “小雪,你忘記了楚楚是什么身份了。”林輕月笑了笑,然后說道:“楚楚可是琴絕傳人的三大弟子之一,琴絕老人一生只收了三位徒弟,兮然、謝竹、楚楚,任一人的琴藝都達到了極高的境界。而這楚楚的身份,很明顯并非只是琴絕傳人那么簡單,但就琴藝而言,她卻是極為優秀的,交給她來解答第二題用一弦琴演奏古樂一曲的方法,是最合適不過。”

    “放心吧,她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將這個九宮格來完成。

    ”葉長天笑著說道,然后坐在了大門之下的臺階之上。

    “長天,這到底是什么題,中間十五個圈代表什么?”林輕月有些疑惑。

    “嗯,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代表的是數字。”葉長天沉思了起來。

    “你們也應該聽說過九宮圖吧?”葉長天沉思了一番問道。

    九宮圖,來源于上古時代。傳言在大禹治理洛水時,突然浮現出一個大烏龜,此龜行走水面,游來游去,其身形龐大,甲背平圓。大禹走近觀察,發現烏龜龜甲之上有九種花點的圖案,大禹令士兵們將圖案中的花點布局記了下來,回去研究才發現,九種花點數正好是一至九這九個數,各數的位置排列也相當奇巧,縱橫六線及兩條對角線上三數之和都為十五,既均衡對稱,又深奧有趣,在奇偶數的交替變化之中似有一種旋轉運動之妙。大禹受到啟發,他參照九數劃分天下為九州,并且把一般政事也區分為九奧。

    “在《夏》一書中記載:夏禹治水時,“左準通、右規矩,載四時,以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

    “由于神龜所背圖是在黃河支流洛水中發現,且圖中內容如天書一樣深奧,故人們稱此為洛書。這也是神龜背洛圖的傳說。當然,還有一種龍馬載河圖的傳說,與之相似。”葉長天說完,又回頭看了看那個大門之上的十五個圓圈。

    此時,楚楚已站在了一弦琴面前,撥弄了一番之后,發現只憑借一根弦,根本無法彈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楚楚想要將一弦琴拿起,卻發現一弦琴與檀木桌子是一個整體,根本不能移動。

    陷入思考之中的楚楚,眉頭微微皺著,纖細的手指在那一根弦之上微微的彈奏,總感覺錯過了什么,可是,錯過了什么呢?時間一點點流逝,半柱香已燃盡。

    楚楚將目光掃向了大門,古琴正對著大門,而且還與桌子固定在一起,明顯是給人一種暗示:這琴是不能移動的。但當真不能移動嗎?如果移動的話,那是移動到哪個方向呢?兩側?

    對,兩側,兩側有什么?

    楚楚的眼神亮了起來,看向廣場的兩側位置,那是一排排的懸掛著銀鈴、編鐘、玉石。果然,這些東西的出現顯得有些突兀,畢竟,在一個宏大的廣場之上,兩側擺放這些東西,并不合適。如果單純出于欣賞的目的,完全可以擺放其他的靈物,只是擺放一些與音律有關的,很明顯,這是一個提示。

    楚楚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一柄飛劍掠過古琴的桌底,桌子上部飛起,連同那一弦琴,也飛了起來。楚楚飛起盤坐在一旁,對準左側的銀鈴、編鐘、玉石方向,便撥弄起了琴弦。手指微微撥弄,一道龐大的靈力從琴弦之中傳出,直撲向了左側的編鐘之上。

    一聲低沉而有力的聲音從廣場之上傳蕩開來!瞬息之間,樂曲風格一換,飄逸的泛音便隨著玉石的振蕩傳出,給人一種煙霧繚繞、碧波蕩漾之感,之后便是一幅水奔騰的景象,情緒也越發熱情。隨著高低音區、散音、泛音、按音不斷組合,形成了一幅氣象萬千、天光云影的畫面。

    一曲奏罷,溫柔的手指輕按琴弦。那絕世的容顏,浮現出美麗的笑,猶如一朵楚楚綻放的花。

    


3d组选六多少注